李凤英说:“那天是年前下班之后,那个位置不是普通冰雪,而是井盖上的冰,特别厚特别硬。”当天,李凤英老两口分别用了专用的铁铲子和铁钎子,但是每次只能铲下来一小块,刨了半天也没清理干净。“后来我就着急了,一是这个地方有冰,行人踩上容易滑倒,另外马上过春节,任务要尽快完成。我和老伴一商量,干脆晚点下班吧,清干净了,我们回家过年也安稳。”李凤英说。

王中军很少聊留学经历,也不承认自己属于海归,“其实就是混。我不认为我是海归,我读书读得不正经。在美国那段时间,转过三次学,每次转学的目的都是那个地方容易打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