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竞称,折叠屏手机需要更好的可靠性,成本也在急剧增加,“很多元器件也都要做双份,比如说电池等。价格短时间内很难降下来。所以,如果要大规模放量,比如说一年卖四五千万台,基本上不太可能实现。据我们前期产业链调研,三星的规划是70万台,华为为20万台。华为对外称产能达到10万台每月,这个事是超出市场预期的。”

“老周涉猎特别广泛,一些当下最流行的东西,往往是他先看到,然后转发给我们。他经常讲,无论你做什么,必须要站在潮头。”一位360高管如是说。比如,社区团购刚兴起时,周鸿祎就会把相关的稿子转到工作群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