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上述第一方面,要以挖潜力、促活力、提效率为目标持续推进市场化、法治化改革,重点推进国有企业、金融体系、财税体系、社会保障、进一步城镇化等领域的制度改革。在第二方面,可能至少要做到:

芝加哥大学近期的一篇论文提出一个观点:低利率正在全球范围内抑制生产力增长。投资银行家、哈佛MBA学位获得者Martin Hutchinson对此表示,这个学术研究更加证实了下述观点: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一系列“非常规货币政策”对世界经济造成的伤害,比人类历史上其他任何行为都要大。